各种弹幕横飞之中,四道血色剑芒携带着巨大的力量冲破空气而来,林漠身上已经没有了灵气护罩,又刚和宁泽宇对了一拳,如此短的时间,再加血剑的速度,众人都觉得他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林漠神色淡漠,挥出拳头,两道金色狂龙从拳头迎面打出去,打在两柄飞跃而来的血剑之后,血剑的剑尖抵在拳头上面,还在疯狂的转动,一股强大的气息如浪涛扩散出去,百米开外的众人都被吹地站不稳脚跟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两柄血剑最终寸寸断裂崩溃,旋即化作一团血气消散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整个山腰方圆五十米几乎被夷为平地,野草,枯木,小树统统被强大的气流吹倒在地上,唯有一人伫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混蛋,怎么可能,你居然没死?”宁縢瞪大瞳孔,眼睛里露出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卫泽宇和巫少同样眼睛瞪大,露出不可思议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,林漠的衣服虽然有些炸裂,露出里面的肌肤,肌肤上如有淡淡的金芒流淌一般,刚才的两道血剑连他皮肉都未划破一点。

    “宝体?”巫少双眼放光,死死的盯着林漠:“传闻有种秘术,从小就让人用各种药材和秘法浸泡身体,到长成之后,各种武道力量无法伤之,堪比星辰陨铁,没想到你居然是宝体之身!”

    说完,巫少舔了舔嘴唇,眼神贪婪道:“宁少,卫少,这具宝体我要了,我专修神魂,正差一具好的身体助我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卫泽宇眯起眼睛泛着冷芒道:“我听说林漠还有一把剑,锋利无比,那剑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宁縢则笑道:“他的功法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人一句,直接把林漠给瓜分了,仿佛把林漠当成了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个要我的宝体,一个要我的剑,一个要我的功法,就凭你们三个垃圾也配?”林漠说着手腕一抖,一道白色月华闪烁之后,轩辕剑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冰冷的剑锋上带着阵阵的寒气,上面还有无数雷电跳跃,仿佛显示着它的强大一般。

    卫泽宇看见轩辕剑一出,双眼冒出精芒,仿佛见到了天仙ei nu一般,眼神里露出贪婪之色。

    林漠握住轩辕剑,顺手挥下,一道薄如蝉翼的寒芒顺着巫少飘荡而去,巫少的分身被林漠斩杀过,实力在三人中最弱。

    但是黑巫教擅长各种诡异的术法和密咒,所以林漠第一个就想杀了黑巫教的少宗主。

    巫少脸上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薄薄的寒芒似慢实快而来,穿过树木,花草,到了巫少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尔敢。”站在巫少身边的老者猛地的一声大喝,挡在巫少跟前,双手捏了一个古怪的法印,一道黑色盾牌挡在前面。

    寒芒却如同切豆腐一般,轻易的穿过黑色盾牌。

    黑巫教的老者大惊失色,赶紧退后旋即又口如黑雾,但是无论他做什么,寒芒依旧势不可挡的前进。

    老者伸出双手,手臂和手腕上的皮肤纹着一些古老而诡异的符文,这些符文突然发出灰色的光芒,两只手居然化作了巨大狰狞鬼头,青面獠牙,张大嘴巴朝着寒芒咬去。

    寒芒的轨迹微微停顿,但是两个鬼头也被斩成了灰雾。

    黑巫教的老者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,这可是他凝练了数十年的煞气和死气才形成了鬼头,没想到连林漠一剑之威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“大护法!”巫少脸上布满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“少巫主,这家伙不容易对付!”黑巫教的老者脸色苍白,转过头说道。

    林漠双眸淡然:“你能挡住我一剑,能不能挡住我第二剑呢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方才一排被寒芒擦过的树木这才折中断开,切口平滑如镜。<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