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胡子带着聚财盆回到家后,按照我说的,将盆子放在床下,每日凌晨一点,在盆中放一枚硬币。

    三日之后,他找来一张红纸,盖在盆上。

    为了筹的赌博的本钱,王胡子找到放贷的,借到了一万块。

    王胡子再次来到苏崇开的赌场,他仿佛天赐神运一般,接连获胜,一天下来,竟是赢了四十多万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敢和他赌了,他去哪一桌,人立马都跑没了。

    苏崇发现了这个情况,把王胡子捉了起来,让王胡子还钱。

    王胡子把四十万放到苏崇面前,要求再赌一次。

    当时苏崇店里刚好请来一位赌博高手,便应了下来,谁知全国赌术大赛前十的高手,在王胡子面前丢盔弃甲。

    王胡子不仅把欠苏崇的钱都还了,还带走了六十万。

    “这六十万中,有三十万是我输给王胡子的,还有三十万是送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苏崇的话,听说在赌场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。

    如果某个赌客赢钱太多,让赌场的生意受到了影响,赌场会主动送钱给这位赌客。

    这钱叫“送客钱”,意思是你收了我的钱,就不要再来了,去祸害别的赌场。

    如果赌客收了钱还要来,那赌场只能“先礼后兵”了。

    不过能够享受这个待遇的赌客,寥寥无几,据我的了解,也不过有几名世界知名的赌王,收过赌场的送客钱。

    苏崇这种小赌场拿钱送客,估计也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,王胡子又来了吗?”

    苏崇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再来的时候,不是来赌钱的,而是求我保命。”

    保命?

    我听不明白,让苏崇仔细跟我讲讲。

    苏崇告诉我,王胡子从他手中拿了送客钱后,并没有金盆洗手,而是去了省城。

    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省城的地下赌场都知道了王胡子这个人,只要他去一家新的赌场,赌场老板二话不说就迎出门,亲自送钱请王胡子离开。

    整个大省城,竟是没了王胡子落脚赌钱的地方。

    我有些奇怪,按照苏崇的说法,王胡子肯定是赚了不少的钱,聚财盆装的下吗?

    他的死,该不会就是因为没听我的劝告……

    苏崇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也是聪明,他把赚的钱,都换成了金子,装进盆子里。”

    王胡子应该是从我讲的故事里得到了灵感。

    “过了初八,王胡子把金子取出来,重新兑换成钱,去了濠江。”

    濠江是华夏唯一合法赌博的地方,很多富豪喜欢去那里寻刺激,一夜间赚千万或输的倾家荡产,这种故事我不知听过多少。

    但我肯定,王胡子有聚财盆,只会赢不会输。

    苏崇苦笑。

    “林老板,你肯定猜不到,王胡子在濠江掀起了怎样的波浪,濠江的每家大赌场,王胡子都赢了千万以上。”
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凉气,按照苏崇的说法,王胡子岂不是要身家过亿?

    我打了个寒颤,聚财盆的效果这么霸道,当初表哥是怎么做到忍住不用的?

    “这么多钱,聚财盆可塞不进去啊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塞得进去。”

    苏崇从兜里取出一样东西,递给了我,我接过一看,是一张存折。

    我把存折打开,存折上的打印的数字,让我心肝发颤,这么多钱我一辈子都赚不到。

    王胡子是真的精明,他赢的钱,就算换成钻石聚财盆也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