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进入人字雅间,九叔的目光便移不开墙上的画了。

    “小悬,这幅十殿阎王图,能不能卖给我?”

    我直接了当的回答他,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不卖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祖师爷留下的阴物,我可不想做一个见财眼开、欺师灭祖的人。

    九叔没说别的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把装人皮唐卡的木箱放在桌子上,让马二坐到九叔的旁边,自己去外面拿了一盏油灯。

    根据阴商记载,但凡是在十殿阎王图下许下的承诺,都必须遵守,否则会有可怕的后果。

    后果是什么,秘籍中没有记载,但我相信,能从祖师爷传到我这一代的阴物,绝对好用。

    按照秘籍中的记载,我把雅间的门关上,窗帘遮下,然后将点灯关掉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我用打火机点燃了油灯,放在桌子中央。

    油灯的火光,一闪一烁,有些昏暗,照在九叔和马二的脸上,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我把油灯推到墙根下,照亮画面。

    十殿阎王面目威严,他们的眼神,仿佛透过画,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心里颤了一下,手心有汗溢出。

    按照秘籍里的记载,我开口念道。

    “一殿秦广王、二殿楚江王、三殿宋帝王、四殿五官王、五殿阎罗王、六殿卞城王、七殿泰山王、八殿都市王、九殿平等王、十殿转轮王。”

    “十殿阎王在上,阴商第二十一代弟子林悬,请您屈尊降临作证。”

    我话音刚落,油灯的火光,跳向远离十殿阎王图的方向。

    我对着十殿阎王图的脸颊,感觉到一阵冰凉的风抚过。

    屋子里门窗都关了,旁边是墙壁,哪里来的风?

    我咽了下口水,这风只可能是从画中吹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个可怕的想法,从我心中浮现。

    难道这幅画,真的连接着阴曹地府?

    再看十殿阎王图,不知是不是火光闪烁的关系,画中的景象,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恍惚间,我看到站在最前面的秦广王,眨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我打了个哆嗦,急忙收回自己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时我才发现,马二一脸煞白,额头上都是汗,他的眼神闪躲,不敢去侧头去看十殿阎王图。

    我敢肯定,他也在图中看到了诡异的画面。

    反倒是九叔,盯着十殿阎王图看个不停,他脸上凝重的表情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我跟马二说,你把刚刚答应我的条件,再说一遍。

    马二身子颤了一下,他额头上的汗珠,顺着鼻梁骨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害怕了,不敢说。

    这家伙,刚刚明显说了假话。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的把头转向九叔。

    “把人皮唐卡烧了吧!”

    “林老板,等一下!”

    马二着急了,一把抱住装人皮唐卡的木箱。

    “我说!我说!”

    我冷眼看着马二,他只要敢耍滑头,人皮唐卡我定是要烧了。

    马二伸出三指对天。

    “我马二起誓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林老板帮我对付大师兄,事成之后,我将人皮唐卡交由林老板处理。”

    我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现在木箱里的这件。”

    就像写欠条,借多少还多少,得写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万一马二把别的人皮唐卡交给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