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近过年还有三天的时候,表哥张龙回来了。

    和上次相见最大的区别,是他把一身道袍给脱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先是回家去看父母,然后来我家拜了个早年。

    我让娘和宁楠楠帮忙张罗两个人的酒菜,我们哥两个,好好喝一杯。

    说真的,我特别感谢表哥。

    若不是表哥带我入阴行,成为了阴商,或许我还在社会上打拼,每月领两三千的工资,省吃俭用,看不到未来。

    没有表哥带我入行,我不会有今天的锦衣玉食,不会认识宁楠楠,甚至父亲也早早的因病去世了。

    我端起酒杯,向表哥表达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表哥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咱们兄弟两个说什么谢谢,有句俗话说得好,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,你小子有今天的造化,那是你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酒过三巡,我问表哥。

    “哥,你怎么不穿道袍了?”

    表哥瞪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谁说道爷就得天天穿道袍,扎发髻了,你媳妇还是茅山弟子呢,见她天天穿道袍吗?”

    我讪讪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哥,黑鸦组织已经覆灭了,表嫂的仇也已经报了,你以后准备怎么办,是回来还俗,还是待在正一派继续当道士?”

    表哥饮了口酒。

    “阴商一脉,你早就不逊于我,交给你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正一派指定的继承人,想还俗那些老道爷还不得掐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当道爷吧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正一派又没有不能娶妻生子的门规,以后若是还能遇到合适的,不会错过的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但我明显看到了表哥眼中的落寂。

    他仍旧是忘不了表嫂。

    我没有继续提这个茬儿,举起杯,喝酒。

    一醉解千愁!

    我们哥俩喝的正开心,家里来客人了。

    听到院子里有脚步声,我抬头一看,还是熟人。

    村长。

    我和村长的关系很好,之前回村帮忙除鬼,我就是住在村长家。

    我招呼村长。

    “村长,过来一起喝酒啊!”

    村长见到我和表哥,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“小林子,你回来了,张龙也在啊,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我和表哥放下酒杯,看村长这表情和话语,似乎是有事情找我们。

    爹娘听到声音,也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村长走进屋,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老林啊,你说你儿子回来了,你也不通知我一声,我还是听人家老孙头提起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爹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“你总得让我儿子回来休息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一回来,就得干活啊。”

    我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爹,什么活?”

    村长拍了下大腿。

    “小林子,你是不知道,咱村里,又闹鬼了!”

    啊?又闹鬼?

    我搬了个板凳,让村长坐下慢慢说。

    爹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村长你也别急,看把我儿子吓的,又没伤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没伤人,我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上一次野仙事件,村里可是死了不少人,虽然说他们是自作自受,可终究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村长坐下来,跟我和表哥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小林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