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仔细想了想,两次人头,却是不同结果,这其中,肯定存在问题。

    是两次人头本身不同,还是碰触人头的人不同?

    我更倾向于后者。

    第一次碰触人头的,是法医,他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而第二次碰触人头的,是阴人,并非普通人。

    或许,问题就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个酒尊,会识别阴人和普通人,且对于阴人,会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“路老板,从那之后,还有人靠近酒尊吗?”

    路东摆手。

    “谁还敢啊,十三局的同志给我把博物馆疯了,叮嘱我在他们想到办法之前,不能再让人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昨天才联系我,说您最近两天过来,帮我解决这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我放下筷子,问一旁的素素。

    “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素素揉了揉自己的肚子……还是平扁的。

    素素这肚子,当真是无底洞。

    孙苗苗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点晚了,就让素素好好吃吧,我们明天一早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看了看素素,她一脸可怜相的望着我,显然希望用餐继续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和我想象中的一样,路东被素素的饭量惊到了,这顿饭肯定没少花钱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在路东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了博物馆。

    博物馆的大门紧锁,一把比拳头还大的铜锁,缠着铁链,把大门捆的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博物馆的门上和窗户上,还贴有符箓,应该是防止酒尊中人头飞出来的手段。

    路东很是紧张,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,交到我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铜锁的钥匙。”

    给了我钥匙,他就躲到我们身后去了,想来是上一次见到人头咬人吓出心理阴影了。

    我让孙苗苗也往后站一站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阴人,但手段不怎么高明,甚至连得到方叔真传前的冯伟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一会儿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,我可不想分心再去保护她。

    至于素素……那就不用我叮嘱了,真有危险,也是她保护我。

    这是大腿,得抱紧了。

    我把铜锁打开,解下缠在门把手上的铁链,轻轻一推,门开了。

    博物馆里很暗,几乎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路东提醒我。

    “电闸在进门左手墙面上。”

    我走进屋,把电闸拉开,博物馆内瞬间亮堂起来。

    素素也跟了进来,望着博物馆内的展品,两眼冒星星。

    “哇,好多古董啊!”

    博物馆内,大大小小的展台有二十多个,粗略算下来,展品接近两百件。

    一个民间收藏者能有这么多古董,的确能开博物馆了。

    而且以我的眼光来看,展台内的古董绝大多数都是真的,几个看起来像是赝品的,也只能是存疑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间博物馆的价值上亿。

    路东和孙苗苗还站在门外,紧张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我对普通的古董没有什么兴趣,径直走向博物馆的正中央。

    和路东描述的一样,在博物馆的正中央,有一个特殊的展台。

    展台上有一个古老的青铜器,正是昨日视频中出现三脚虎尊。

    三脚虎尊有些残破,却不损它的大气与壮观。

    酒尊侧身上衣浮刻的方式,刻有一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