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伟的抱怨,不是没有缘由的。

    我们刚刚合作时,茶馆只有我们两个。

    我那时刚刚从表哥手中接过阴商的招牌,什么都不懂,江湖经验欠缺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冯伟,能够帮到我很多,也救过我许多次。

    但随着我经验的增长,尤其是获得守夜人力量后,我已经逐渐超越了冯伟,与恶鬼斗法,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在保护他。

    再后来,素素、楠楠和小鹿的加入,每个人的能力,都比他强。

    大家是朋友,当然不会计较这个,但我想冯伟心中,应该也会有些难过吧。

    所以他想跟方叔学艺,我一点都不惊讶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没想到,方叔拒绝的这么干脆。

    根骨太差。

    听到方叔的话,冯伟耷拉下了脸。

    “方叔,我哪里根骨差了?”

    他挽起手臂,展示自己的肱二头肌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我还是很有料的。”

    方叔嗤之以鼻,他把手掌放在冯伟胸口,看似没怎么用力,只是轻轻的推了一下。

    只见冯伟一个踉跄,整个人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若不是后面就是沙发,他恐怕要摔的很惨。

    “你看,是不是很差?”

    我差点没忍住笑意,宁楠楠的技艺都是方叔教的,其中就包括功夫。

    别看方叔年纪大了,身子骨却健朗,寻常混混还是能打五六个的。

    冯伟不死心。

    “咱阴行是和鬼打交道的,学功夫有啥用啊。”

    方叔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连鬼都追不上,还想捉鬼,异想天开呢?”

    这句话还真没毛病,刚刚我去追恶鬼,就没追上。

    要是追上了,哪还用费这么大力气设下陷阱。

    方叔这是明摆着拒绝,冯伟肯定听明白了,换做别人肯定不会继续这个话题,自找没趣,但冯伟脸皮厚,甚至干脆不要脸皮了。

    “方叔,你就教我两手吧,就两手!”

    方叔被他缠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一手!”

    冯伟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方叔愣了一下,才发现自己被这小子带进沟里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老人家也拉不下脸和冯伟一样耍赖,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学什么?”

    冯伟指着刚刚贴在屋子里的紫符。

    “我想学画符!”

    符箓,道家经典,也是方叔最拿手的本事。

    方叔对此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教你三年,你也不一定能学会啊!”

    符箓一道,看起来像是鬼画符,随便写写画画,其实里面学问大着呢。

    否则茅山一脉也不会费尽心力去找灵篆的继承人了。

    方叔说过,宁楠楠是几百年难遇的符箓天才,可即便是她,学习符箓时,也是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冯伟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方叔你不用管我学不学的会,你只要把你会的符箓教我一遍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怕方叔不答应,伸出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就一遍!”

    方叔眉毛挑起。

    “一遍?”

    冯伟斩钉截铁的确认。

    “对,一遍!”

    方叔同意了。

    我把冯伟拉到一边,奇怪的问。

 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