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鹤很快在我手心中烧成了灰烬,风一吹,我手心里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行了?”

    这时我才想起,我烧纸鹤能给庞判官传信。

    可如何能收到庞判官的回信呢?

    这一点,忘记问余秋大叔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。

    我真是愚蠢,庞判官想要和我交流,还不是随时都可以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没有等来庞判官,不知是余秋大叔教给我的方法不对,还是庞判官没想同意谢云天的交易。

    我们去见了一面黄道长,和他分享了一下最新的消息。

    当他听说谢云天举行万魂祭,有可能是为了请酆都北阴大帝下凡时,他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,他才将这个消息消化完毕。

    “对了,茅山掌门要来了,你们要不要见一见?”

    虽然问的是“我们”,但黄道长说这句话时,看的是宁楠楠。

    方叔虽然被逐出了门,但宁楠楠依旧是茅山弟子。

    我看向宁楠楠,我知道她会犹豫,她之前告诉过我,自从加入十三局后,她只回山数次,每次都是找掌门质问为什么要将师父赶下山,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“楠楠,你要是不愿见,咱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宁楠楠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见见吧,我也很久很久没见过掌门师伯了。”

    黄道长说道:“两位随我来吧,道长他就在馆内后屋。”

    原来,人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我陪着宁楠楠跟着黄道长一起向道馆后屋走去。

    见到了一个老头。

    这老头的年纪比方叔还要大些,精气神却比方叔好的多。

    他有点像是龙虎山的黎道长。

    虽是鹤发,却也是童颜。

    我敢肯定,老头的修为,比起方叔要高的多。

    也难怪,方叔自己都说,他是那种做什么事情都漫不经心的的人,一切都随心情,修行也是。

    而他的掌门师兄,则是做事一丝不苟,修行亦是。

    几十年每天差一点,最后自然会有很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在普通阴人行列,方叔算是一流高手,而茅山掌门和龙虎山天师,则是顶尖高手。

    宁楠楠见到茅山掌门,眼睛微微泛红。

    她对老头行了弟子礼。

    “弟子宁楠楠,拜见掌门师伯。”

    老头原本严肃的表情,在见到宁楠楠后,和蔼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楠楠啊,你上次回山,已经是八年前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掌门师伯,对不起,楠楠之前不知道师父是私传弟子灵篆之术,和您冲撞多次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老头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师弟他,都告诉你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老头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事儿说起来,也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规矩是死的,我当初坚持己见,要按照旧时规矩,只准将灵篆传给掌门一脉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是师弟传给了你,这灵篆,怕是又要断代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再看,还是师弟有远见啊。”

    老头招呼我们在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,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宁楠楠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师伯,给您介绍一下,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