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区里弥漫的鬼雾,是极其浓厚的阴气凝聚的。

    这些阴气和寻常阴气不同,带着极重的怨气,可以让普通的阴魂,直接变成厉鬼!

    这种怨气,只有地狱才有!

    毫无疑问,阴气是从地狱中吹出来的,而能贯通地狱的,除了守夜人的地狱之门,就只有方叔家中的阴物,通幽镜了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猜测,方叔十分震惊。

    “地府鬼印也能被突破?”

    在离开前,宁楠楠比对着我手中的地府鬼印,在通幽镜上画下了同样的印,还用我的血进行了加强。

    不过那印毕竟是仿制品,看来并没有拦住那镜中恶鬼。

    我们眼前这些鬼,就是镜中恶鬼杀死的小区居民。

    我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上百个老人啊!就这样被屠杀了!

    该死的镜中恶鬼,绝不能放过它!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将通幽镜关闭,不能让地狱中的阴气继续泄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否则鬼雾影响的,就不止是这一个小区了。

    方叔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鬼屋中的怨气太重,我和楠楠冲进去也会受影响,只有拥有地府鬼印的你不受鬼雾伤害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方叔的意思,能关闭通幽镜的人,只有我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

    我拔腿就准备往小区里冲,抬脚的瞬间我想起一个问题,又硬生生的止住了。

    “方叔,这通幽镜要怎么才能关闭?”

    方叔把手伸进口袋里,掏出一张紫色的符箓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符箓贴在镜面上,大概能止住地狱阴风一分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阴风止住后,你把镜面打碎!”

    直接毁掉通幽镜?

    我提醒方叔。

    “方叔,那可是阴物,直接动手,毁不掉的!”

    我是阴商,最清楚阴物的特性,越是厉害的阴物,越难被摧毁。

    通幽镜可是能贯通阴阳的阴物,别看镜面是玻璃做的,真要摧毁,我就是端着机枪扫射都不一定搞的定。

    “用这个!”

    方叔把一样东西递到我手中。

    我低头一看,是他之前刺破我手心的那支匕首。

    方叔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阴物是龙虎山秘宝,是我被驱逐山门时,掌门师兄留给我保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把匕首克制一切阴秽之物,用它来毁掉通幽镜!”

    我接过匕首。

    “方叔,既然这匕首能毁掉通幽镜,你之前干嘛不动手?”

    方叔打了个酒嗝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没试过啊,那恶鬼待在镜子里不走,再厉害的法器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他离开了,才有机会毁掉通幽镜。”

    “别啰嗦了,厉鬼都杀上来了!”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十几名厉鬼已经走到离着我们不足两米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小子,快去,这里我和楠楠撑得住!”

    我神情一凛,将匕首别在腰间,准备往小区里冲。

    宁楠楠伸手请握住我的手,满脸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!你们也是!”

    我松开宁楠楠的手,冲入小区!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,爱跳广场舞的大妈鬼,忽然迈开步子,向我扑来。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的的伸出右手,推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我右手手心与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