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另外六个与医务人员发生冲突的病患待在同一个病房里,如此一来,怪的目标,都聚居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这一等,就到了后半夜了。

    我和宁楠楠在医院盯了一天了,此刻都是累的不行。

    冯伟打着哈气问我。

    “我说兄弟,这怪三番五次的被你们打,应该也怕了吧,我猜它是不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的看法和冯伟不同。

    虽然我对怪还不算熟悉,但我认为,它是执念、怨念聚集而生,目的性极强,并不会受挫折就会放弃。

    如果不把医院里所有和医务人员起冲突的人都杀掉,那怪的怨念如何消除?

    还是素素知道心疼我。

    “老板,宁姐姐,病房里还有床,你们先歇息一下吧,我和冯伟盯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宁楠楠,她脸色依旧苍白,眼圈都有些发黑了。

    我是她请来帮忙的,以我对宁楠楠的了解,我不休息,她肯定也不会休息。

    “行,我先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还有一张空病床,一张空椅子,我往椅子上一趟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我悄悄睁开一条眼缝,宁楠楠见我休息了,也不再坚持,躺在床上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我实在是太累了,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我醒来时,窗外已经泛起了亮光。

    冯伟倚靠在墙上,呼呼大睡,这家伙,站着还能睡着。

    只有素素克忠职守,仍旧坐在我床边瞪大眼睛的守着我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醒啦,天还早,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?”

    我揉了揉眼睛,把眼屎抿出来。

    “素素,有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没,只有那个大叔出去上了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素素的手指看过去,她指的是昨天问我是不是在拍电影的病号。

    我从椅子上站起来,椅子太硬了,硌得我背疼。

    嘎吱!

    病房的门被推开了,一个医生带着一名护士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么早查房?

    我立即警惕起来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死死的盯着二人,我怀疑他们有人可能是怪变的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素素刚刚指的那个大叔面前。

    医生大概已经从院长那得知我是干嘛的,跟我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个病人患有高血压,早晨必须盯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至少从逻辑上,并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护士小心翼翼的给大叔量了下血压,现在的设备比较现金,测量动作小,大叔竟然没有醒过来,还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他还动了动嘴唇,可能是梦到了什么好吃的,流口水了。

    医生记录了血压,向我点点头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我丝毫没有放松警惕,目送两人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在医生护士走出病房的瞬间,我的身后,忽然传来“啪”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我神经高度紧绷,当即转身,看到了惊悚的一幕。

    刚刚还在睡觉的大叔,不知何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,他伸着右手,手腕被素素牢牢抓住。

    在病床旁边的地面上,躺着一柄水果刀。

    刚刚清脆的“啪”声,就是刀落地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很明显,大叔刚刚想要趁着我背身用水果刀刺我,被素素一把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宁楠楠和冯伟都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我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