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身旁躺在地上的两个王家人,我心中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既然地府鬼印对阴人也有效果,那我真的可以说是肆无忌惮了。

    我看向王琨,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既然王家老爷子想抓住我把九叔逼出来,那我就以牙还牙,把他孙子抓住,看他放不放人。

    王琨反应很快,在我看向他的时候,就迅速往后退,退进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王家子弟个个掏出一个铃铛,有木柄的大铃铛,也有挂在手指上的中号铃铛,甚至还有串在钥匙上面的小铃铛。

    之前王山摇铃铛招鬼的手段我已经见识过了,几十名王家子弟同时摇铃,场景还挺壮观的。

    叮铃铃!叮铃铃!

    或清脆,或沉闷的铃声,响彻整个王家大宅。

    一道又一道的身影从天而降,一只又一只的鬼兵,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有的王家子弟能操纵一只鬼兵,有的能操纵两只,像是王琨这样的纵鬼高手,甚至可以操纵三只、四只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我身边的鬼兵数量,达到了惊人的三位数。

    我真的很怀疑,王家是不是有个专门的大仓库,装着这些鬼兵的。

    王家人会召鬼兵,我也会。

    我张开右手手心,随后口中咏出招鬼的口诀。

    “杳杳冥冥,天地同生!”

    “散则成气,聚则成形!”

    “五行之祖,六甲之精!”

    “兵随同战,将随令行!”

    念完口诀的瞬间,地府之门也开启了。

    六只鬼兵从地狱之门中纵身飞出,围绕在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随着我对地府鬼印运用的越来越熟练,我能在阴间召唤的鬼兵的数量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我召唤的鬼兵,没有鳞甲护身,数量也比不得众多王家子弟召唤的鬼兵。

    但质量上,却是千差万别!

    王家的鬼兵,是从阳间抓到的流荡恶鬼,以纵鬼之术来练成的鬼兵。

    而我召唤出的鬼兵,却是实实在在从阴间赶来的兵爷。

    假的对上真的,结果很容易就可以猜到。

    王家子弟望着开启的地狱之门,个个面露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就连王家老爷子王筵,也是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伸手指着我,手指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守夜人!”

    这是我第二次听到守夜人这个称号,从王筵的表情来看,他似乎对这个称号,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我想要开口让王筵停手。

    但我召唤出的鬼兵,却是已经动了手。

    将阳间流荡的恶鬼抓回阴间接受审判,本就是鬼兵分内的职责。

    鬼兵对鬼兵,战斗过程比我想象中的还简单。

    见过割韭菜的吗……差不多的,阴间的兵爷不愧是正规军,在众多鬼兵中飞了一圈,全都收割完了。

    王家召唤的鬼兵,除了九只金甲鬼兵外,全部被我召唤的鬼兵扔进了地狱之门,只剩下满地的鳞甲。

    六只阴间鬼兵,对上了九只金甲鬼兵,却是迟迟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我本以为它们是觉得金甲鬼兵棘手,但仔细观察才发现,让它们忌惮的,是被金甲鬼兵围住的素素。

    素素与金甲鬼兵已经战了几个回合,不愧是被王家命名为“困仙”的阵法,素素竟是吃了亏。

    她小腹部的t恤,被金甲鬼兵撕开了一道大口子,露出了洁白如玉的肌肤。

    这是素素最喜欢的一件衣物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