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叔巡夜时,碰到老金了?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睡糊涂把梦当成了现实,那就是撞鬼了。

    王叔接着往下讲。

    “我走到凉亭里,才发现凉亭的石桌上摆着一副麻将,除了老金,还有我认识的两个工友。”

    认识的工友?

    我仔细一问,原来是当初与王叔老金住在同一宿舍的工友,最早打麻将消遣的,就是他们四人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也怪,当时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撞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坐下后,老金说现在生活水平比二十年前好多了,再用一块钱当赌注没意思,说我刚发了奖金,不如就玩一百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怎么就答应了,当晚输了六百多块。”

    “天快亮时,老金说今天就玩到这,和两个工友起身走了,等我回过神来,我自己一个人坐在凉亭里,头发都冻得结了冰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时才想起老金死了好多年了,知道自己撞了鬼,慌慌张张的跑回去,一检查自己的钱,发现少几张。”

    我眉毛一挑:“少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六张。”

    一张一百,六张六百,刚好是王叔夜里输掉的数目。

    王叔搓了搓脸。

    “我害怕极了,赶紧买了纸钱去十字路口给老金烧纸,求他不要再缠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夜里我不值班,在宿舍里睡觉,做梦梦到了老金,他和两个工友还是站在凉亭里,说三缺一,招手让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梦里控制不住自己,又打了一夜,这次是我赢了三百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我身上穿好了衣服……坐……坐在凉亭里……”

    王叔的声音打着颤。

    “我跑回去,枕头上放着三张纸钱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冯伟对视了一眼,看到了他眼中的惊奇,这样离奇的故事,我和冯伟都是第一次听到。

    “我跟公司请假回家,可年关公司人手紧缺,不放我走,老金他……夜夜都来找我……”

    到这,王叔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能猜得到,输钱丢真钞,赢钱得纸钱,王叔一共发了六千块奖金,怕是撑不住几天就要没了。

    王叔噗通一声给我和冯伟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俺给闺女准备的学费啊,她好不容易考上大学,这要是交不上学费,可咋办啊!”

    “林老板,冯老板,求求你们了,一定要想办法给俺把钱找回来啊!”

    王叔这般模样,让我心理一阵泛酸,眼前这个老汉子撞鬼后,第一愿望不是自保,而是把女儿的学费给找回来。

  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。

    我把王叔扶了起来,让他先稳定下情绪,冯伟拉着我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知道这单生意赚不了几个钱,我也是看王叔可怜,才想帮帮他。”

    冯伟这话把我给说笑了,他贪财的脾性我很了解,他愿意帮王叔,出乎我的意料。

    冯伟猜透了我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我父母走得早,马上就过年了,看王叔这模样,心里难受。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冯伟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懂,咱帮他。”

    “咱怎么帮,卖给他一个镇鬼的阴物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否定了这个提议。

    “老金只是把王叔的钱赢走了,并未害他,强行镇压并不合适,不如咱跟着王叔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冯伟没反对:“行。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回到王叔身边,让他今晚巡夜时带着我们。
<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