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光的话,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马鑫是装疯卖傻?我觉得不像。

    “黎哥,马鑫要是装的,这演技就算拿不到奥斯卡,拿个金鸡金鸭的也差不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试试光着脚在石头地上跑,要是能忍着眉头都不皱一下,我就信你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说,黎光自己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我想多了,睡觉去!”

    黎光把烟掐了,准备回屋睡觉,我一把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咱两个今晚不能睡。”

    黎光有些奇怪:“小鬼儿都被你抓住了,干嘛不去睡觉,昨晚陪你熬了大半夜,今儿我都快困傻了。”

    “黎哥,半夜有贼,还得靠你抓贼呢。”

    一听有贼,黎光立马精神了。

    “贼?什么贼?哪来的贼?偷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伸手指了指挂在院子里的鸟笼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今晚有人要来偷小鬼儿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:“我不是很确定,不过有七成把握。”

    黎光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林悬,你别卖关子了,说清楚些。村里人个个怕的要命,谁会来偷小鬼儿,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黎哥,你还记得我解绳子时,王麻子的表现吗?”

    黎光稍稍回忆了一下:“记得,他好像挺害怕的,差点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那你还记不记得昨晚喝酒时他怎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他说自己不怕鬼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问题就出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昨夜我去寻鬼,王麻子楼下一圈圈小脚印已经证明,他有镇邪阴物,并不怕鬼。

    可今晚抓鬼时,村里绝大数人都出来围观了,偏偏爱凑热闹的王麻子没出现。

    我原本并不怀疑,可鬼抓住后王麻子忽然出现,还积极鼓动乡亲们把鬼烧了,让我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黎光是个聪明人,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这王麻子和小鬼儿之间,是有恩怨的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王麻子肯定知道这孩儿鬼的存在,而且比我们更清楚孩儿鬼什么时间会现身,否则昨晚他不敢去找村长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猜错的话,王麻子防身的阴物是镇宅用的,只能放在家中,不能随身携带,今晚抓鬼时,他并非没来,而是远远观察不敢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孩儿鬼抓住,他立马就能过来,如果我失败了,他也能以最短的时间跑回家中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王麻子和孩儿鬼只见有什么恩怨,恐怕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黎光赞同我的推断。

    “我们轮番值夜,我先盯着,你去睡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我们两人昨夜都没睡好,轮值是不错的选择,我本想自己先盯着,黎光摆摆手说自己习惯值夜班了,让我先去休息。

    谁知我刚睡着没一会儿,院子里一声惊喝又把我给吓醒了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这是黎光的声音,我赶忙披上衣服冲出屋外,只见黎光施展擒拿,把一人压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打开院子里的灯,光虽昏暗,却刚好能看清人的脸。

    黎光身下压着的,是王麻子。

    “疼疼疼!”

    王麻子呲牙咧嘴的怪叫着,黎光练的擒拿术有点厉害,一条腿别住王麻子的胳膊,稍稍用力,这条胳膊估计就得废了。

    村长慌乱的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