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阿婆在靠门口的墙面上,摸来摸去。

    “帮阿婆找一下灯绳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在墙面上扫了一把,刚好握住灯绳,轻轻一拉,灯亮了。

    屋内只有一盏顶灯,灯光发黄,还一闪一烁的,有几只飞蛾见光扑了上去,撞在发黑的灯罩上,发出“啪啪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屋子很大,接近一百平方,像一个小仓库。屋内有好几张床,每个床上,都盖着一张白床单。

    我看向房间的尽头,看到了一排金属的柜子,柜子上是一个个正方形的橱门,拉手就在门中央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寒气,就是从柜子里冒出来的,这是安放死人尸体的冰柜。

    一股寒意,从脚底升起,顺着脊柱往上爬,让我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这是停尸间。

    阿婆颤颤巍巍的走向冰柜,我这才发现,冰柜前有一张小桌子,桌子上立着一个玻璃瓶,瓶子里是黄色的油状物,正是我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瓶子里只装了半瓶油,并不满。

    阿婆去拿的时候,我四处打量着这间屋子,忽然间,我发现靠近小桌子的床铺,床单是鼓起来的。

    鼓起的形状,分明是一个人形!

    我使劲咽了口唾沫,口舌发干,停尸房内,肯定不会有活人在睡觉,床单下的,肯定是死人。

    死人不放在冰柜里,怎么会在外面?

    我很害怕,也很好奇,不知为何,我有一种直觉,这具尸体,和阿婆一直给我的东西,有关系。

    强烈的好奇心,战胜了心中的恐惧,我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借着昏暗的灯光,我看到白色床单的中间部位,有一片黄色的痕迹,像是油渍,还没干。

    我手指颤抖,捏住了床单的一角,心情紧张的呼吸都乱了,本能告诉我,不应该掀开床单。

    激烈的心理斗争后,我还是掀开了,和我想象的一样,床单下,是一个死人,一个很胖很胖的男人。

    胖男人眼睛还睁着,眸子发灰,他脸上的表情十分狰狞,五官扭曲在一起,仿佛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当我和他对视上时,我手一哆嗦,床单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一巴掌捂住了嘴巴,这才没发出尖叫声来,只见胖男人赤.裸着上身,肚皮被切了下去,露出厚厚的脂肪,满肚子的脂肪,缺了好大一块,像是被挖去了。

    床单上的油渍,是从他肚子里溢出来的!

    除此之外,胖男人的肚皮上,还放着一把柳叶刀,和一把铁勺,勺子表面,沾满了油渍。

    阿婆走到胖男人的身边,用铁勺在他开膛的肚子里挖出好大一块脂肪,放在手心中。

    我使劲咽了口唾沫,只见阿婆把手放在小瓶子上面,用力一捏。

    油脂刚好滴入瓶中。

    我头皮发麻,我现在终于明白,我每夜从阿婆手中取走的小瓶子,装的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尸油!

    从死人身体里挖出来的尸油!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向后退去,不小心撞到了什么,我急忙转身,只见阿婆站在我的面前,手中托着装的满满的小瓶子,笑容诡异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心脏跳动的非常快,呼吸急促的像是快要窒息。

    我慌了神,脑子里一片空白,不知怎么想的,我一把抢过阿婆手里的小瓶子,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跑出殡仪馆的过程中,阿婆的声音,传入我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明天再来啊……”